电商黑马网,电商创业第一站。微信公众号:dianshangheima ;微信私人号:dianshangw

“互联网+”解决双十一快递垃圾回收问题
2017-11-10 11:16   |来源:未知 |点击:

  又到一年“双11”。

  每到这个季节,许多会人都进入“购物狂欢”模式:爱美的女性关注衣服、包包、护肤、美妆,家庭主妇们忙着为家里添置一些物件,男性们则更多将眼光投向了数码产品和其余喜爱的商品。

Img388934865

  然而在“买买买”当面,一个问题也逐步浮出水面:一件件包裹从卖家手中传递到买家,也随之产生了快递垃圾。

  11月7日,国家邮政局副局长刘君接收媒体采访时坦承,快递压力非常伟大,预计“双11”期间,11月11日至16日的业务总量可能要超过15亿件,同比增长35%以上。最高日处理量预计冲破3.4亿件,平均业务量达到2.5亿件,是今年以来正常业务处理量的2.2倍。

  那么,随着大批快递而来的胶带、塑料袋、纸箱以及泡沫填充物形成的“快递垃圾”,又将如何处理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懂得到,这些垃圾的回收目前主要由个人疏散进行。惯常的例子是由垃圾清算职员来处置,他们会专门整理这些快递垃圾并转卖给垃圾回收站。从个人来说,也不乏将快递垃圾积攒下来卖出的例子。

  2014年以来,一个新兴的行业——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兴起。据了解,部分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提供上门回收可再生资源(包括快递垃圾)的服务,居民通过手机APP或微信下单,预约好时间后只等着回收员上门即可。

  然而,再生活、9贝壳、换钱等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项目标失败,让人不禁思考,怎样的互联网回收模式才可能连续下去?

  今年9月,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服务公司闲豆回收正式完成B轮1亿元人民币融资,成为移动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领域单笔最大融资。

  也许,他们的模式可以为这一行业翻开一片新天地。

  流量变现难题

  “小、散、差”,谈起再生资源回收行业的特色,这三个字简直成为业内人士的共鸣。

  《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中长期规划(2015-2020年)》(下称《规划》)指出,我国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存在着组织化水平低、分拣技术程度低、经营规范化程度低、部分品种回收率低等问题。

  中国社科院循环经济重点研究室副主任彭绪庶曾在第二届中国再生资源企业首脑峰会上指出,我国大部分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多采用粗放式经营和管理方式、产业链条短、产品单一、生产工艺门槛低、增值水平低、同质化现象显明,拥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回收量仅占回收总量的10%至20%,行业小、散、差的特点明显,组织化程度低,市场竞争力较差。

  行业的组织化程度较低,一批希望运用“互联网+”模式买通资源回收业的从业者,自2014年以来纷纷进入这一行业。

  互联网资源回收企业充足利用了互联网快捷、简便的特点。以供给面向个人的上门回收服务为例,居民通过手机APP或微信下单,预约好时间后只等着回收员上门即可。虽然价格有时候较个体回收户的更低,但操作如斯便捷,也不必操心和个体回收人员打交道,居民也就慢慢适应了这种方式。

  这些互联网回收企业,通过自建或加盟的方式组建回收队伍,配以分拣、物流等线下基本设施,将传统产业链缩短,从而提高了行业效率。

  但是一位创业失败、不愿署名的互联网回收公司负责人表示,流质变现是制约行业发展的困难。

  “通过上门回收服务获取用户流量并不是难事,所吸引的用户还具备黏性好的特点。但仅靠这一业务支撑不起企业的人力、仓储、物流、技术、研发等方方面面的成本,必需利用这些流量拓展其他业务。”他表示。

  换句话说,互联网回收企业需要开辟新财源。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确切有部分企业尝试过家政、电商等配套服务,但面对客户的消费习惯和消费频率的瓶颈,终极仍然失败。

  这位负责人表示,为启动项目铺设线下渠道消费大量资金,一旦短期内没法突破流量变现的障碍,后期融资即便跟上了,整个项目仍是难以持续下去。“加上市场本身也尚未成长到能够支撑这些企业持续生存的阶段,失败也就不奇异了。”

  这些萌芽中的“互联网+”回收企业规模较小,导致他们回收本钱高,产业链短,向再生利用环节渗入不够。而生活类再生资源除电脑、二手手机等电器电子和废金属外,大多是廉价值生活赝品,再加上居民和回收者在再生资源价格、回收获本等要害问题上存在较大分歧,可以这么说,面对居民的“互联网+”回收企业盈利模式,还没有探索出一条光亮的门路。

  面对企业客户的打破

  不外,面向企业级客户的互联网回收行业,已经涌现了曙光。相关的互联网企业闲豆回收,已经拿下了移动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范畴单笔最大融资。

  闲豆回收目前以回收北京的废纸为主,日废纸回收产能可达1500吨。据公司开创人、CEO方浩介绍,闲豆回收2015年7月上线时,没有明白面向哪个群体,B端和C端都有。经过一段时间的验证,发现C端因成本问题难以通过上门回收的方式来做,于是闲豆回收天然而然地倾向企业级客户。

  “B端拥有高频、刚需、高客单价、高毛利等特点。”方浩向21世纪经济报道剖析,超市等用户一年365天每天都产生废纸,而且要及时处理,不然将挥霍空间进行堆放,进而影响日常经营。

  “一吨包装箱回收价2000多元,像家乐福一家门店天天发生2吨,一天就是四五千元。用销售价钱减去回收价,简略算下来毛利可达50%以上。”他说。

  “这些特性让我们认为,向企业提供废纸上门回收服务,这件事是可行的。”方浩说,一个企业用户,每天可能就是一名员工应用闲豆回收,而且不见得每天用,所以闲豆回收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利用移动互联网给这个行业带来技术、信息、规模和理念的变化。

  为此,闲豆回收开发了物流管理和调度系统,用信息化的SOP(标准操作程序)管理订单、物流、仓储、财务等环节。前端的客户、市场BD,中间的回收员、司机,质检员、司磅员、入库员、仓储经理、销售员等都有各自的APP,依照规范化的流程执行岗位职责。以往分散凌乱的回收流程就可在规范、可控的现代企业管理方式下运行。

  方浩以为,像回收这样偏实体经济的行业,无需教导用户,不能一味追求互联网行业的快,而应当先稳后快。

  “这是一个同时具备贸易价值和社会价值的行业。固然现在暂时被认为是低端产业,但这个行业的存在是必不可少的。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信息化等技巧来将这个传统的小、散、差行业,升级改革为现代化规范行业。”方浩说。

  北京盈创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总经理常涛则表现,“互联网是工具,能够给传统行业进步效率。但是资源回收自身是需要政策强干涉的行业,市场在这个行业的调节作用不显著。”

  依据《计划》,到2020年,大中城市再生资源主要种类均匀回收率到达75%以上,实现85%以上回收人员纳入规范化治理、85%以上社区及乡村实现回收功能的笼罩、85%以上的再生资源进行规范化的交易和集中处理。培养100家左右再生资源回收骨干企业,再生资源回收总量达到2.2亿吨左右。

  这就要求再生资源行业需要进一步进行产业进级和整合,综合运用包含“互联网+”在内的各种工具。

  国家也激励企业发展“互联网+回收”模式。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等14部委结合印发的《循环发展引领行动》指出,支持再生资源企业利用互联网、物联网技术,树立线上线下融会的回收网络。

  只管目前面向居民的“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业尚未能摸索到适合的路径,但是,许多企业依然“在路上”。


上一篇:高通与小米、OPPO和vivo签署协议采购金额120亿美元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